沈建光:通货膨胀是明年全球经济最大的担忧 华安创新基金净值

股票资讯

第一财经:今年我们看到全球经济经历了比较大的波动,所以今年3月你说认为当前全球经济波动可以和大萧条相比是误导。所以现在是年底了。今年全球经济还符合你的预期吗?

沈建光:是的,我认为这个判断完全正确。今年可以说是黑天鹅频发,包括美国大选爆发。其实很多结果都挺出乎意料的。但实际上,由于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全球经济还没有到大萧条的边缘,股市屡创新高,所以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微妙的局面。

第一财经:我们稍后会和你讨论股市。刚才你提到全球经济的一个关键词是宽松。一些分析师认为,宽松政策明年应该会继续,但容量没有今年大。那么,你预计我们明年将迎来怎样的经济复苏?

沈建光:现在,英国和美国都已经开始接种疫苗。在这种情况下,疫情很有可能在明年得到控制。在这种情况下,货币政策可能会保持宽松,但不会进一步宽松。从这个角度来看,明年,从经济形势来看,复苏趋势应该会更加明显。

那么当然有一个很大的风险,就是通货膨胀会回来吗?因为现在我们实际上是在变相试验新的货币理论,也就是MMT。前段时间我们有过很多学术讨论,就是说一个国家直接把钱发出来,印出来用于金融用途。

实施新货币理论的一个重要前提是没有通货膨胀或恶性通货膨胀。所以今年通货膨胀其实控制的很好,因为发达国家经济低迷。但如果明年通货膨胀成为问题,宽松政策可能会突然终止,对经济和整个市场带来很大的影响,现在这个可能性还是比较小的。

但当然,我认为我们应该注意到原材料价格上涨非常快,这是最新的事情。包括我们看到的铁矿石,包括油价都在上涨,所以包括现在在内的全球运费价格也在大幅上涨,这也与目前看到的一些复苏有关。

第一财经:你提到了通货膨胀。现在我们需要担心的风险还是比较小的,但是在什么情况下你认为明年会出现非常强劲的通货膨胀或者恶性通货膨胀?

沈建光:我认为通货膨胀在今年上半年不会成为大问题。此外,由于基数效用,中国第一季度的通胀可能仍为负,这是很有可能的。

在发达国家,由于接种疫苗,经济复苏将会缓慢。所以上半年,我觉得通货膨胀应该不是什么风险,主要关注的是明年下半年的通货膨胀趋势。

我刚才说的是经济复苏的力度,主要看疫苗普及和疫情控制。然后再看大宗商品价格会不会继续暴涨的趋势。

英国广播公司:英国和欧盟之间的谈判仍然令人担忧。你认为明年离开欧盟的过程是一个风险点吗?

沈建光:基本上,大多数问题已经解决了。需要说明的是,我相信欧盟和英国还是会在2008年达成脱离欧盟的协议,应该不会造成太大影响。从最近的新闻来看,虽然也有一些负面消息,可以看到英镑包括欧元,但实际上相对于美元汇率还是比较坚挺的。

当然,我解释说,2008年的反全球化势头将在一定程度上得到遏制,因此这实际上将对欧盟和英国之间的谈判产生积极影响。整体来看,从汇率市场可以看到美元继续走弱,包括人民币走强,其他货币也会走强。

因此,从整体情况来看,我认为应该说,2008年可能是英国退出欧盟之后的第一年,相对稳定,对全球经济影响不大。

第一财经:你刚刚提到了全球经济中的一些风险,那么你认为我们可能关注的全球经济亮点是什么?

沈建光:我认为新的多边主义有可能在明年再次崛起,而我们目前担心的这种反全球化趋势将会相对逆转。这样全球合作至少会处理很多问题,包括气候变暖,包括很多贸易问题,可能会达成更多共识。

然后,包括中国,我们可以看到太平洋地区的贸易协定也已经签署,中国和欧洲的投资协定也在谈判中。所以从这些趋势来看,我觉得都是明年的一些亮点。

第一财经:今年,我们看到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明显加快,中国与一些国家的人民币贸易额大幅增加。那么从明年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来看,你认为我们可以期待什么呢?

沈建光:明年,我认为人民币国际化可能会有一个大的转折点。目前,来自世界各地的资本正在涌入中国,包括股票投资,包括债券投资和直接投资。那么大量的资本流入会使人民币明显升值,升值压力还是比较大的。因此,我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一方面我们继续开放和引进外资,但另一方面,我们实际上可以开始调整我们对资本外流的限制。

以前比较严格,现在实际上过分严格的控制资本外流会加速人民币升值趋势,不利于人民币国际化。

因此,我认为央行最近采取了很多行动,包括调整逆因素,可能会对资本外流采取更宽容的政策,所以也可能会鼓励企业出国,包括个人对外投资,我认为这可能会缓解人民币的升值趋势,但不会改变人民币持续走强的趋势,因为中国的经济基本面决定了这一点。

第一财经:我们的第一个问题是你对一些市场情况进行了解读,所以你提到经济与股市脱节是不正常的。如果我们看一下明年,我们的全球市场会像今年一样好吗?

沈建光:我认为这很难。从历史上看,意味着业绩这么好,这么持续,估值脱离实体经济的情况很少见。

所以目前美国股市的估值其实已经达到了历史新高,但是疫情过后很多情况都会改变。最重要的是货币宽松。如果我们继续这样放松,我认为风险是通货膨胀。如果没有通货膨胀,宽松政策会持续一段时间。如果有通货膨胀的迹象,我认为可能在下半年,届时市场可能会有大的调整。所以明年我觉得市场不确定性还是很大的。

第一财经:你刚才提到这个市场主要是指美国股市,那么你认为我们的亚洲市场,甚至香港和Mainland China的股市也会是这样吗?

沈建光:这不一样。最重要的是,中国股市的下一个大的方面取决于政府的整体思路和资本市场的改革。可以看出,科技创新板创业板市场实际上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改革措施。

接下来,我们看到已经出台的退市制度,完全不同的退市制度,以及监管的严格执行,中国市场的法制化、市场化、国际化趋势越来越明显,所以这种情况也可能因此而出现,不良企业,包括有问题的企业,包括治理结构问题,欺诈企业可以更快地从股市中剔除,包括退市制度,这比过去严格得多,也快得多


以上就是沈建光:通货膨胀是明年全球经济最大的担忧华安创新基金净值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龙浩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