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德基金王恒南:关注估值风险,如何选择优质成长股 什么是基金赎回

股票资讯

嘉宾介绍:王恒南现任诺德量化投资总监,管理诺德量化核心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和诺德量化优先6个月持有期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工程力学和应用数学双学士学位;英国约克大学数学和金融硕士。曾就职于华商基金,2012年加入诺德基金管理公司。曾担任投资风险控制专家、量化策略研究员、特别账户量化投资经理。

2021年初,市场预计在春季。今年有哪些机会和风险?国内宏观环境有哪些变化?选择目标需要注意什么?如何理解最近a股最火的新能源行业?对此,东方财富网邀请诺德基金量化投资总监王恒南做客财富大咖啡秀栏目,与大家分享精彩的观点。

王衡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今年冬天春市已经开始,后续要多注意连续性的问题。今年,在关注机会的同时,也要关注估值风险。所以对于估值高的好公司,要注意它的增长率是否真的能和估值匹配。

王衡南强调,他对今年整个市场流动性的看法是相对中性的。一方面,央行提供的流动性从2020年第一季度开始有所变化,今年的后续主要是稳定的。同时,今年证券市场的流动性相对乐观,可能会有一定的对冲作用。另外,王衡南认为选股靠的是价值股的估值,成长股靠的是基本面的确定性。有必要关注公司的竞争壁垒,如行政壁垒、规模壁垒和技术壁垒。

以下是采访记录:

1)注意春市的连续性

主持人:朋友们好。我是主持人燕飞。欢迎来到今天的财富咖啡展。今天有请诺德量化投资总监王先生。

王衡南:好主持人。

主持人:我们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今天的嘉宾。欢迎回来。现在市场人气挺高的,市场涨幅也很喜人。那么我们就有了一个巨大的问号。离新年开始只有几天了。王先生怎么看春市或者说这个市场的延续性?

王衡南:今年,其实从第四季度开始,我们就对春市进行了广泛的讨论。因为这几年,特别是18、19、20年,有一个清泉市场。市场很大程度上是自我实现的,所以很有可能今年预期的一致性比较高,所以春季市场可以说是在这个冬天开始的。后来我个人明白,更多的是看连续性的问题。

我们知道,过去春市背后的逻辑是,一季度社会融资增速普遍较好,即一季度银行放贷普遍较为激进。所以,从今年冬天开始的春季,市场能走多强,走多长时间,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银行体系流动性的节奏。

主持人:好吧,那我们市场上有很多热点,比如新能源,白酒等。,这是大家都关心的,从口语和上升方面来说都很好很好。但毕竟我们已经到了新的一年。如何看待这些热门行业?

王衡南:2020年,科技、消费、医药这三个板块在不同时间段,包括整个2020年,都有很大不同。首先,2020年第一季度,主要是第一季度,科技板块的走势非常抢眼,远超消费。不过从7月份开始,基本上技术板块可能不是新能源。姑且称之为科技板块。后来的表现还是挺抢眼的。之前提到的通信,包括5G,包括云计算,包括一些消费类电子,实际上已经调整了半年左右,性能比较低迷。消费方面,其实是后期一路“凯旋”。事实上,目前消费领域的一些主流品种或主流细分市场的估值水平与自身相比处于相对较高的位置。药,介于两者之间,增幅不错,但没有消费增加那么夸张,药内分化也很严重。

主持人:我们见过很多砍头的药牛。

王衡南:所以我觉得医学上可能会有更多的确定性或者增长目标。

2)自下而上筛选确定性目标

主持人:好了,这是关于2020年三个重要的大方向。王先生给你带来一些意见。接下来我们还有一些问题想问。你们谈过他们2020年的表现之后,我们也想知道,刚才谈了这些重要的方向之后,你们今年有没有自己的想法,说掘金有一些机会或者有其他的看法?

王衡南:我觉得今年还是有机会的,但是今年在关注机会的同时,也要特别关注估值的风险。因为现在市场上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就是好公司估值比较高,便宜的公司大多基本面有一些瑕疵。这个市场就是这样的状态。所以今年要多关注。如果你看好这家公司,但是它的估值比较高,那就要特别注意它的成长速度是否真的能和估值匹配。

同理,我明白我不能贸然将仓位转到这些相对“便宜”的板块,因为这些板块很可能受到政策的打压,受到宏观经济的影响。其实可能是做的太偏左了,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回来。所以我觉得还是要从下往上筛选,找一些基本面相对确定的目标,然后估值不要走太极端。

主持人:我们针对的是科技、医药、消费等等。如果从整体市场的角度看,不谈估值,主要看行业。在今年这样一个崭新的一年,甚至是今年,我们听到一些声音说,下半年,无论是经济问题还是货币问题,我们都可能要重新考虑。去年不用担心货币吃紧,到现在才担心,但是今年有些担心通货膨胀什么的,货币可能会转。所以今年要考虑的不确定因素比去年稍微多一点,那么看看今年的市场,除了你说的那些,还有你关心的领域和行业吗?

王衡南:外面有一些,特别是传统行业,比如周期,比如可选消费。在这些行业中,其实也有一些自己治理的很好的目标。这些行业虽然没有那么光明,但也不是新兴行业,或者说所谓的会“改变世界”的行业,但是在这里它的公司做的很好,市场份额在不断提高,公司的ROE(净资产收益率)也有很好的提升。这其实是个股的机会,我认为值得探索。

主持人:好了,来说一个我们观众朋友特别关心的行业。它被称为新能源产业。这个行业估计很多朋友都能背一些公司,看看股价和估值都不低。这次比较特殊,因为临近年报,谁能修估值,谁能裸泳不好。有的公司可能看到一些研究说真的可以涨,但是因为性能够好,估值其实可以修的很漂亮。那么你觉得这个领域怎么样?那么,在这个方向的细分中,有什么是你学习或者分享的吗?

王衡南:如果整个领域都不缺,那么在未来五年甚至十年内,肯定会是一个大的发展产业或者产业链。但是,我们在选择目标时,一定要注意这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当产业链快速发展的时候,各个环节会发生什么。在某些环节,可能会逐渐处于竞争劣势。在这种竞争劣势下,这些股票最终可能成为周期性股票。但在某些环节,可能会走向集中,会成长出一些非常优质的龙头股。因此,在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中,一定要引起重视,这是一个长期的视角来分析这个产业链中不同环节的未来趋势。关于估值,如果真的长期看,可以暂时不考虑它的短期估值因子,因为长期来看估值因子是好公司,但也有可能某一季度业绩不佳会导致对估值的负面影响,这是一种常见的风险。而且在这个新领域,其业绩增长率或者公司运营一般都是波动的,不太可能像传统消费领域那样实现相对稳定的增长。所以在这个行业里,对波动要有一定的心理预期。

3)2021年有哪些潜在风险?

主持人:今年我们谈了很多机会。先梳理一下去年的,展望一下今年的,换个角度谈风险。今年,我们看到了不确定性。刚才很多粉丝回应说前段时间高层会议提到货币政策不要急转弯。但是这句话好像有问题。不急转弯的意思是弯是要转,但不急。所以,每个人都有一个心理纠结。我们之前有没有为了让经济变得更好更宽松而进行一些测试?我们看美联储最新的声明,好像挺宽松的,不算太紧。所以这种货币政策国内外都有差距,我们都有所收敛,这是一个粉丝关心的问题。恐怕我们还没有想到别的。让我们看看王今年对风险点的看法。

王衡南:一个核心风险点,其实就是估值风险。刚才提到估值比较高,特别是部分股票估值比较高。虽然这些公司都很优秀,但实际上白马公司的基本情况已经得到认可,相对一致。但是对于一致性好的公司来说,投资者往往赚不到预期差的钱。有时,如果每个人的预期过于一致,当其基本面数据在某些阶段波动时,估值很可能受到负面影响。所以如果从年度角度来看,要注意这方面的风险。

二是对整个市场流动性的看法。其实我们的观点是比较中立的。为什么?其实主要看股市流动性的两个因素。第一个是宏观流动性,即央行层面提供的流动性。你刚才说的也很好,“不要急转弯”,但是从下面的解读来看,很有可能是“转弯”。其实我们理解这种“转折”是从2020年4月开始的,并没有第一季度那么轻松。所以,如何把握转折的节奏,其实是一个需要平衡各方利益或风险的过程。所以宏观货币政策真的是建立在稳定的基础上。尤其在宏观层面,美元仍处于相对宽松的政策环境中。如果我们过紧,对汇率或者资金流入流出的影响会更大。所以,我觉得对宏观的东西不要太悲观。

但在第二个方面,结构上,我们更看好证券市场的流动性。因为还有政策引导,说间接融资转直接融资本质上是把那些理财产品或者固定收益产品转移到二级市场,不管是股权市场还是债权市场。在这个过程中,从结构上来说,股市的池子里的水越来越多,所以这两个政策可能有一定的对冲作用。因此,我们对2021年的流动性仍然持相对中立的观点。

主持人:其实今年还有一个特殊的问题,就是经济复苏。去年是很大的成功,但是经过一年的努力,已经逐渐恢复,我们国内的情况比较好。到了2021年,恐怕让我们下一跳的事情基本都在意料之中。大家都担心恢复有问题,恢复中有重伤。比如个人或企业在疫情冲击下的恢复速度,就不像说疫苗准备好了,或者天气热了。不管是消费还是机会,都会出来。那么你认为2021年的经济复苏会是一个风险点吗?比如恢复速度远低于预期。比如我们家好,其他人和其他国家根本起不来。你认为它在经济上会是一个风险点吗?因为这和估值其实挺紧的。

王衡南:对,我觉得总金额应该没问题。但结构上可能存在一些风险点,包括很多股票涨幅很大,这已经包含了我们在明年经济复苏背景下对其基本面复苏的预期。所以今年有些地区可能超出预期,有些地区可能达不到预期。但我相信,随着全球疫苗的大规模供应,疫情的影响肯定会越来越弱,逐渐恢复正常。这种情况下是有可能超出预期的,因为2020年下半年,尤其是第四季度,我们的出口实际上超出了预期,但是超出预期的前提是我们不在国外生产,而是在国内生产更多。所以和2020年相比,出口基数还是比较大的,明年大家都会恢复正常。因为今年基数大,我觉得明年进出口能不能保持这么高的增长就要划个问号了。

4)2021年成长型股机会大

主持人:这一点确实值得我们关注。这是关于2021年的一些风险点,然后是最后一个问题,网友们也特别关注王先生。你的个人简历,包括你在投资方面对成长股的偏好,在配置成长股时往往会陷入一些误区,不知道如何选择,如何搭配,所以通过节目的机会,让王老师分享你的宝典。

王衡南:其实成长股不是很好挑,因为所谓的成长股一般都是从小到大在成长的发展过程中。虽然这两年的成长股其实都是很大的企业,但是因为经济形势不好,马太效应比较强,所以公司越大成长性越好。但是很多时候,我们很难真正理解它的成长逻辑。所以首先要对这些公司的基本面进行更深入的研究。研究的目的是把握公司的不确定性有多大,是否能真正成长起来。这个很重要。所谓,如果你是价值型股票,估值很重要,如果你是成长型股票,基本面的确定性很重要。所以,如何把握公司成长的确定性,其实是我们研究的一个很重要的点,或者有人说是它的竞争壁垒,比如行政壁垒,有的可能是规模带来的壁垒,有的可能是技术壁垒等等。为什么我们相信这家公司可以成长?我们必须有一个原因,这个原因就是它的竞争壁垒。

主持人:恰恰相反,我有一个灵感。2021年,你谈到了一些知名的高估值公司,你提到了一个风险点,叫做高估值风险点。说起来,2021年不是专注于成长股研究的好年吗?或者换个说法。虽然今年配置成长股有点困难,但是比起那些明确的风险点,这个方向更值得我们去做功课。你怎么想呢?

王衡南:我个人也是这么做的。因为我觉得成长股,如果你选择的股票里没有任何“黑天鹅”,我觉得2021年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主持人:感谢王先生对我们的简短采访。我们谈了几个大家关心的重要话题。我们预计这个市场将继续向前发展。那么,王先生就来这里总结一下市场的重点,以及我们的网友在市场中所关心的问题,在节目中多和王先生交流。

王衡南:谢谢。

主持人:这是今天节目的第一次。下次再见。


以上就是诺德基金王恒南:关注估值风险,如何选择优质成长股什么是基金赎回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龙浩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