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报披露时间」净值亏损后,私募来"探底"?法院认为补充协议无效

股票资讯

每次记者杨建梅被何建玲编辑

2019年12月28日,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显示,投资人赖文静收购广州财大投资(以下简称财大公司)私募股权基金。基金主合同中没有"担保条款",最终购买的私募股权基金净亏损超过25%2525。对于赖文静的损失,广州财大投资表示愿意承担全部,并签署了相关补充协议。法院认为补充协议无效,广州财大投资应承担赖文静投资本金损失总额的20%25。

《补充协议》生效阶段存在争议

判决书显示,2015年12月2日,投资方赖文静与广州财大投资签订委托理财合同.2015年11月26日,赖文静以100万元认购财大卓悦1号,当时合同并未设置所谓的"保证条款"。截至2017年6月,该基金产品基??金净值已亏损25%25以上。

对于赖文静的损失,广州财大投资表示愿意承担一切。双方于2017年6月21日签署补充协议,同意双方于2017年9月30日就资产管理计划达成一致。终止后,财大公司同意赎回该产品。若到期时产品净值小于1.0,则因1.0(即低于1.0的差额)造成赖文静的损失,将由蔡达公司补足赖文静。其他条款按原合同执行。2017年10月23日,赖文静收到回购款624178.24元,附注"广州财大-卓悦世家一号"。

这也意味着赖文静的损失是375821.76元。为此,双方向法院提起诉讼。赖文静提出上诉,要求财大公司支付他375821.76元,同时支付律师费15000元。赖文静认为,《补充协议》是在"卓越家族1号"签署并实际实施一年多后签订的,财大公司在基金净值低于2000万美元时自愿承担赖文静的损失。1.0.法律并没有禁止。委托投资合同的"保证条款"是赖文静投资损失为既成事实时,蔡达公司自愿承担损失的真实意图。

财达公司认为:自2017年6月21日承诺担保之日起至2017年10月23日清算之日,本期亏损66821.76元。只有这部分损失与担保担保有关。条款是因果关系。赖文静的亏损以2017年6月为基准21号是分界线,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实际亏损30.9万元;第二阶段66821.76元的损失是因《补充协议》引起的,与《补充协议》有因果关系。第一阶段的损失是客观市场风险造成的,与补充协议无关。

鉴于《补充协议》无效的法律后果,需参考双方利润分配比例确定亏损承担率。财大公司应支付20%25的股息,因此承担20%25的亏损。因仅二期损失与《补充协议》有关,赔偿金额为66821.76元的20%25,即13364.35元。

明确禁止触底协议等操作

法院认为,二审争议焦点之一是2017年6月21日赖文静与财大公司签订《补充协议》,规定涉案金融产品公司保证赖文静本金不流失,履约补偿仍按主合同的20%25执行。虽然《补充协议》是在赖文静购买涉案理财基金后签订的,但仍属于受托理财活动当事人设定的受托人保证本金不丢失的最低担保条款,并且应该是无效的。理由如下:一是赖文静委托财大公司和基金托管人对涉案财产进行投资管理和托管业务,属于委托代理关系。根据有关规定,有偿代理的代理人仅对因自身过错造成的委托人损失承担责任。涉案的《补充协议》违反委托代理制度的基本性质,应当无效;其次,赖文静享受基金产品市场。在带来高额利润的同时,也应承担相应的高风险义务。蔡达公司须承担赖文静应承担的投资风险所造成的损失。此外,本案所涉《补充协议》中承诺不损失本金的条款违反了上述规定,属于法律法规禁止的担保条款。一审法院认定最低担保条款无效,后认定《补充协议》为无效协议,理由充分。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财达公司作为专业的投资机构,向投资者承诺本金不流失,不亏本。作为基金的合格投资者,赖文静应该知道,投资机构不得向投资者承诺投资本金不会流失。而且,涉案主合同明确规定"基金管理人不保证基金财产的收益,也不保证最低收益"。赖文静显然在签订主合同时就知道,因此对于涉案的《补充协议》的无效,赖文静也有过错。

如果双方都有过错,一审法院按照双方约定的履约报酬比例处理。作为分担损失金额的参考依据,确定涉案损失的比例并无不当。双方清算后剩余本金624,178.24元,即赖??文静亏损375,821.76元,财大公司应承担75,164.352元(375,821.76元×20%2525)。一审法院无正当理由不支持赖文静的超额诉讼请求,依法予以驳回。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对此,有私募人士指出,目前监管令已明文禁止协议触底等行为。根据《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私募股权基金管理人、私募股权基金销售机构不得向投资者承诺投资本金不投入。遭受损失或承诺最低回报。


以上就是年报披露时间净值亏损后,私募来"探底"?法院认为补充协议无效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龙浩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