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正证券再现“倒闭”辞职!但离开该公司的分析师人数最多的是... 先进数通

股票资讯

方正证券认为,总体而言,不存在“一年四个主管”的大动荡。

然而,近年来,方正证券因员工流失而受到舆论的密切关注。

文本|王园园

来源| 21金融圈(ID: jrquan 21)

本月初,我们发布了2020年券商跳槽图,主要回顾了2020年券商分析师和投行宝黛的成交情况。

在上一份数据报告中,我们发现方正证券出人意料地成为了人才流失最严重的券商,而在年内经历了巨大人事动荡的光大证券,在分析师流失方面排名第二。但由于方正证券分析师辞职主要发生在上半年,而一些知名分析师在年底光大证券的风波中,虽然已经提交了辞呈并决定辞职,但他们在协会中的记录并没有被修改,所以实际上光大证券可能是2020年离开研究所的分析师人数最多的。

在新的券商人事数据系列中,我们将重点跟踪一些人事变动较大的券商。

1.

/概述:研究所三分之二以上的分析师

服务两年内离职/

2020年,根据该协会的记录数据,335名分析师离开了经纪行业。根据他们在上一家公司的就业时间统计,超过三分之二的分析师在两年内离职。而2020年离职的投行宝代,在之前的公司任职时间相对平均,占用时间较长,可能与宝代成功IPO项目需要的时间较长有关。

然而,这些2020年离职的分析师中,大多数似乎都有点频繁跳槽。

根据该协会的记录数据,方正、光大、西南、郭进和郭俊是分析师流失最多的五家券商。但是,这些券商分析师背景不同。

2.

/方正证券:2020年上演

多个主要离职方案/

方正证券是2020年离职分析师人数最多的券商。从具体跳槽方向来看,主要是不同行业的首席或高级分析师去了同一梯队的中小券商。只有近年来扩张发展的华安证券聘请了方正证券的两位行业主管,并带来了团队成员。同时还有两位方正证券的资深分析师,分别跳槽到华安证券,出任化工首席和战略首席,印证了“加薪靠跳槽”的老话。

跳槽到华安证券的有:原金工大队长、团队成员严嘉轩;原总机械工程师郭及两名组员。方正证券化工高级分析师刘、战略高级分析师跳槽到华安证券,分别出任首席化工工程师和首席战略工程师。

此外,方正证券宏观首席陶川带领手下到东吴证券;前环保公用事业行业主管郭丽丽带领团队成员前往天丰证券。

2020年,方正证券研究院至少流失了4位行业主管。

然而,为了响应《21世纪经济报道》,方正证券在这一年里增加了四个职位的人员。具体来说,主要从外部引入知名团队的非首席核心成员,并对前团队成员进行提升,包括:

宏观首席分析师周俊志,曾担任GF证券郭磊团队核心成员; 机械总监张小国曾在中投证券投资银行工作,2014年加入方正证券担任分析师; 首席环保官王宁,曾在民生研究院、国鑫研究院工作,出生在新财富团队; 首席金属加工官邱杰明曾在朱雀投资和安信基金工作。 虽然方正证券表示,证券从业人员的高离职率是正常现象,在年内增添了新鲜的力量,但一个行业中心研究院在一年内流失四个行业主管并不“普遍”。

对此,方正证券表示,要理性对待首席辞职。首席辞职原因一般有三种,各占三分之一左右:第一种是转型买家或者管理层或者行业,是行业内正常的职业选择;二是年度分配收入等考核不达标,优化调整,被动离开;第三,有更好的卖家选择,主动离开。只有第三个需要注意。

方正证券研究院主要考核各研究组的分配点收入比例,分配点收入比例具有“28-效应”。方正证券研究约30个研究组,其中前十名研究组贡献了研究所约65%的佣金收入。2020年方正证券研究院分配的十大集团负责人相对稳定,少数流量发生在非十大集团。

方正证券表示,虽然部分首席辞职的备案时间发生在2020年,但实际辞职发生在2019年,如前首席机械官。此外,这位公共环保负责人因个人原因离开方正证券研究院。

方正证券认为,总体而言,不存在“一年四个主管”的大动荡。

3.

/方正证券动荡多年/

虽然方正证券并不认为是人事风波,但近年来,方正证券因为员工流失问题,一直受到舆论关注。

2017年,方正证券至少有6位行业首席分析师离职,舆论一度称方正证券研究院是“垮掉”的辞职;

2018年初,网络名人中的经济学家任泽平离开方正证券仅一年半,引起市场广泛关注。离职前,任泽平是方正证券的联席董事,这也是方正证券过去一年大量首席离职的导火索;

2019年初,市场传言方正证券研究院几个团队去年同时辞职。当时方正证券回应称,2018年离职的首席员工只有收入丰厚的杨伟真和当年出丑闻的马军。那件丑闻对业内人士来说并不陌生。2018年9月,方正证券因为晚宴上拉新财富的不雅行为,不仅成为舆论焦点,还直接导致监管承担当年“新财富乱象”,暂停当年新财富评选。

2020年,方正证券多次首席辞职再次上演。此外,2020年1月,离职的环保公用事业行业主管郭丽丽收到湖南省证监局的警告信,因违反调研报告接受监督和约谈。方正证券也被湖南证监局警告。2020年3月,郭丽丽前往天丰证券。

由于多年来对人事变动的担忧,方正证券对《21世纪经济报道》做出了回应。

方正证券表示,近年来,方正证券研究院进行了系统建设,通过构建研究体系、销售体系和中台体系三大体系的框架,实施了更加符合卖方规则的合理灵活的员工考核机制。

同时,方正证券研究院进一步明确以深度研究为核心引擎,围绕“系统、绩效、跨越”三步走实施战略推进,强化运营管理和市场化优化评估。在核心负责人保持稳定的同时,主动优化调整部分课题组,及时引进了一批优秀的研究人才。阵容不断优化,生成活跃。

方正证券研究院将继续重视梯队建设,形成一把手梯队、中生界梯队、新生代梯队,不断引进或培养市场号召力强的一把手或高成长潜力的一把手,目前正在推进中。

方正证券的回复是直截了当翻译的,也就是说,除了部分因个人原因离职的人员,研究所也在积极优化人员和考核。相信大家都明白优化的意义。

的确,尽管人事变动很大,方正证券研究院在公募中获得的佣金数据并没有因为首席执行官的流失而变得“难看”。从H1 2017年到H1-2020年,方正证券研究院的佣金排名一直在前15名左右徘徊,业绩一直比较稳定。

4.

/关注方正集团债务违约/

除了人事话题,方正证券2020年也将受到市场关注。主要原因是其控股股东北大方正集团数十亿债务违约,导致方正证券被作为资产出售,涉及实际控制人变更。但由于方正证券股权过于分散,且存在之前内斗遗留的问题,实际控制人的变动可能并不顺利。

2014年,方正证券决定收购国信证券,并于2015年完成收购。但自从收购完成后,正泉控股和方正集团两大股东体系的内斗就一直摆在台面上,延续至今。

当年收购后,方正证券董事会和监事会的选举出现争议。2015年前后,两党股东内斗升温。为了顺利挤出对方,他们不断地给外界媒体和监管喂食,导致公众被收购过程中的违规、违规资本运作所动摇。新华社曾就此内讧做过专题报道。

最终,正泉控股实际控制人逃往国外,撤资20.5亿元注册资本,为此事按下了暂停键。

为什么要按暂停键?即使在今天,正泉控股仍然是方正证券的第二大股东。但由于20.5亿注册资本被移除,正泉控股在退钱前无法行使股东权利。

理论上,众所周知,第二大股东正权控股已经违法。如果全体股东投票,超过67%的股东认为第二股东是不合适的人,可以强行转让股份。但截至目前,正泉控股仍是方正证券的第二大股东,可见公司股东意见分歧。

一些投资银行家认为,方正证券股权过度分散是一种严重伤害。

“因为方正集团持股27.75%,正泉控股持股21.86%。也就是说,如果超过11.14%的股东站在正泉控股这边,公司就不能强行转让所持有的股份。这么多年过去了,大股东的股权结构并没有太大变化。大概率是持股11.14%以上的股东站在正泉控股一边。”投资银行家说道。

分裂格局一度导致双方股东各自派人到董事会和监事会,一度因为股东之间的纠纷出现在头条。

现在这次股权发行对方正集团转让方正证券的股份并不好。

方正证券的持股比例中,方正集团和正泉控股的持股比例过于接近。即使转让6%的股份,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也会发生变化。但上市公司要更换实际控制人,已经回归上述规定,还需要召开股东大会,经67%以上股东同意,才能推动实际控制人的变更。但是,作为方正集团的“死敌”,不同意怎么办?

“五年来,方正证券的管理层没有解决非法第二股东的问题。这一次实际控制人的变动,可能是根本无法晋升,更好的情况,也可能是正泉系以此为条件。,与方正集团做某种交换。”以上投资银行家评论。

方正证券执行委员会副主任、主席高丽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19年“民进民进”顺利完成。

但“民企合一”只是解决并购时同行业竞争的五年任务。的确,2019年,国信证券变成了方正证券的承销保荐子公司。但因为正泉控股以收购国有股的方式加入方正证券,方正证券真正完成了国有股的整合,也就意味着正泉控股与方正集团的内斗纠纷得到了解决。

从10月14日起诉正泉控股撤回方正证券发布的20.5亿注册资本的进展来看,虽然法院支持方正证券暂停第二股东行使权利的决定,但仍占据第二股东地位的正泉仍可能干涉方正集团出售股份。由方正集团推荐出任董事会主席的高丽接受了公开采访,这对于接手方正集团债务的雇主来说,更像是一次情绪稳定的尝试。


以上就是方正证券再现“倒闭”辞职!但离开该公司的分析师人数最多的是...先进数通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龙浩股票网其他的资讯!